股票配资平台,配资炒股,配资公司,配资网,黄金配资,在线配资平台,配资服务,配资盘,股票配资门户!

傅诚刚:中国金融业的发展的关键是国际合作的深度,李河君被限制出境

2019-10-17 17:59:23 围观 :

  新浪财经讯10月17日消息,由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和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2019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于10月17日-18日在北京举行。会议主题为:转型与创新——踏上中国金融业高质量发展新征程。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中国区首席代表傅诚刚出席并发表演讲。

  傅诚刚表示,中国银行保险业,甚至整个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在我们已经有最大开放态势的情况下,未来的关键是国际合作的深度。可能来到这儿拿到了一定的牌照,获得了一定的市场,这是从微观的层面,对于单个企业来说的受益,但是从宏观角度来看,北京作为金融监管中心,不仅仅是国际金融中心,我们有没有可能把全球的国际金融中心联合起来在这里做一些事情。

  以下是演讲实录:

  傅诚刚: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我是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及金融服务监管局的代表傅诚刚。我今天想谈的是金融科技与银行保险业的发展。今年是中阿建交35周年,也是中国70周年大庆。三周前,阿联酋的王储访问了中国,和中国习主席共同见证了若干个重要领域的合作。这其实也是习主席访问阿联酋一周年的一个时间点。

  在过去的一年里,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在中阿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框架下,推动了大量的两国间的双边的投融资的合作。我们想从自己的角度,来分享一些我们的经验和教训,也期待着通过我们的一些展示,能够和大家保持未来合作上的互动。

  不知道大家对阿联酋有多少的理解。首先阿联酋是中东、是波斯湾这个地区最为重要的,全球一共有22个阿拉伯国家,其中中东占据了石油一半以上,中国的进口一半以上来自于中东,1/3来自于海合会。这些国家都有一个特点,产油、开放、国际化。同时所有的国家都坚定不移地在过去10年里推行一个政策就是去油化,他们基本上是围绕金融服务业打造他们的新经济生态。大家熟知的有迪拜,其实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是关键的新兴的金融中心。能源工业给这些中东国家,特别是阿联酋积累了巨量的财富。财富如何进一步推动产业的融资和投资的再配置,促进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成为所有国家,成为阿联酋过去20年来坚定不移的一个压力和一个使命。阿联酋是由7个酋长国构成,阿布扎比迪拜是其中最大的酋长国,阿布扎比也是阿联酋的首都所在地,就像北京一样,石油储量在全球9%。阿布扎比首都一家贡献的阿联酋GDP的82%,和北京相比,它的人口和面积占到全阿联酋境内的2/3,和北京相比,阿联酋的GDP和北京一样,人口是北京的1/10面积是北京的1/16,但是它的人均GDP达到了10万美元。它在全球的HDR指数上,联合国人类发展综合指数上始终排名前三。

  毫无疑问,他的一个非常富有的发达国家,但是始终是在新兴市场分类里。他用了不到6年的时间把它的GDP80%石油为主降到52%到51%以服务业为主。这其中最为关键的四个领域分别是金融、航空物流,包括房地产以及制药科技发展和旅游。过程中,金融始终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全球可投资的财富达到了几万亿美元。两个主权财富基金,合计可管理的财富2万亿美元以上。各种私人财富、家族办公室里的财富,排名前十的家族财富办公室平均能够达到4000万美元。他自己在过去的10年里非常关键的几个战略,首先他要确保能源经济不落,宜继续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通过上下游产业链的再更新和国际合作,继续保持能源工业对经济的贡献。二是通过主权财富基金对全球最具高增长潜力的领域进行配置。比如和英特尔齐名的CPU厂商,比如软银,他成立了一个愿景基金。他们配置的九个领域从科技、电信、生物医药、航空基础设施、新能源无所不包,他就追求一点,高增长。他们和中国成立的中阿共同基金,第一年就投了10亿美金,配置了中国大量高增长的项目。主权财富基金的配置是他关键的领域。三是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这是一个政府机构,他通过深化金融生态和金融市场的发展,包括海合会六个最富有的国家,60%以上的财富都是配置在全球的发达市场,欧洲、美国,他现在要往东看。他有一个思路,未来全球几万亿、十几万亿美元的资产和资金,希望回到中国,回到自己的国家,但是没有一个很好的金融生态,没有一个深化的金融市场,怎么办?他要用国际金融中心来打造这么一个市场,来进行资产的重新配置,把希望为全球提供融资的服务不再发生在发达市场,希望发生在中东,发生在阿联酋。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要往东看,为什么?中东不可能容纳他如此大的产业生态。这么多钱在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往哪里投,二是谁能管,这都不是他能解决的。往西还是要依靠成熟市场,往东是寻求东方的投资机会。所以过去的5年里,他们加大了对亚洲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的投资力度。四是利用当地地缘政治开放的优势,因为他正好地处中东,左右四个小时的时差里六个小时的飞行距离之内,能覆盖全球80%的市场和人口。名副其实的就是中东,因为近东是欧洲,远东是我们。五是加强跟中国的合作。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本质上大家可以理解成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他是一个采取特殊经济制度的经济自由区,优先发展金融业。甚至抛弃了本土原来的伊斯兰法律体系,直接采用英美普通法。外资可以100%控股,没有资本利得税,跟70多个国家签订完全的双向免税协定,利润可以汇入汇出,高管没有上弦。

  一个国际中心容纳的人口从10万到百万不等,我们国际金融中心从业人员是10万,香港的中环也就是50到100仅此而已。3万亿美元、4万亿美元的财富,如果80%在这里被这些人管理,每年增长6%,远远超出这些人的税收,这些人在这里都是最高的消费。金融是人的行业,他通过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来打造新的金融服务业的生态。他有一个2030年远景计划,在迪拜基础上推出了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这个国际金融中心本质上就像我们这个园区一样,像金融街一样,甚至像前海、香港一样,实际上就是一个物理的岛,在这个岛上有特殊的制度,就像曼哈顿金融城。过去几年发展速度非常快,全球资产财富管理机构几乎前20的都在这里。中东是一个财富中心,但是它不是一个财富管理中心。这个中心类似国际金融中心的存在其实弥补了这个空白,中国从自贸区到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的打造,北京、上海、深圳,包括海南,都在通过自己不同政策的新的调整,来完成自己在金融领域的布局。过程中,他优先发展财富管理,财富管理里又以私人银行为主。他也把保险业作为很关键的环节。这个地区的一个特点是阿联酋人口比较少,中东地区人口基数大,增长也很快,但是保险基本上都是被外国公司把控着,本土并不发达,但是他把自保的业务发展的很好。

  我们大量国有企业往外走,好多集团内的自保业务其实是需求很大的,因为它也是避险风控的重要工具。比如他的最大开发银行艾迪哈德(音)金融公司,阿布扎比石油公司所有的自保牌照都在金融自贸区里,发展的很好。他用不到三年时间打造成中东北非金融科技管理公司,因为所有进入到这个区域里面的金融机构都面临着一个选择,你是继续做传统,还是用创新的东西做。创新的近处有英国,远处有我们这边,他在居中的位置怎么给本地区提供创新的金融服务,成为他未来生存下去的关键。有人说中东是新钱,但是他也是老钱。在管理这些财富的时候采取了很创新的手段,比如全球第一家数字银行并不在英国,也并不在香港,而是由我们金融中心管理局颁发给他的,是基于区块链的贸易金融银行。已经悄悄运行了两年,最近甚至拿到了稀土的牌照。

  入驻的所有银行,包括所有金融机构,在这个地区都在努力建设金融科技。因为我们金融监管当局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接口,这个接口就是沙箱监管。意图把外来的金融机构,在做他的金融科技解决方案尝试的时候,直接跟本地的银行、主权基金、央行,甚至各种产业链上不同的机构利益相关者整合在一起。但是这个平台是由政府打造的,是免费提供给他们的。这个平台本身的打造是我们采用了一个中国特别领先的金融企业的方案,他从创新上进行监管,他希望某种意义上能够推动产业本身自己的创新。

  今天非常荣幸参加国际高峰论坛,既然是国际高峰论坛,我们想强调的一点是中国银行保险业,甚至整个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在我们已经有最大开放态势的情况下,未来的关键是国际合作的深度。可能来到这儿拿到了一定的牌照,获得了一定的市场,这是从微观的层面,对于单个企业来说的受益,但是从宏观角度来看,北京作为金融监管中心,不仅仅是国际金融中心,我们有没有可能把全球的国际金融中心联合起来在这里做一些事情。

  中国的“一带一路”在全球的拓展面临的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后续融资的问题,都是大体量的投资。在一个不确定的环境里,70多个经济体里,不同的法律制度,不同的监管制度,有巨量的不确定性。第一,怎么投资。第二,怎么管理风险。有没有可能把类似的常态性的机制在国际金融中心之间建立起来,打造一个联盟,持续的推广中国最好的以区域为代表推广中国最具增长性的区域,以及这个区域里面的企业。今天我们有两位专家提到了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中东这边国际金融中心就在阿联酋,有两个,阿布扎比、迪拜。阿布扎比和迪拜的区别是阿布扎比财富非常集中,迪拜加上六个酋长国GDP只占百分之十几。这个地区真正财富的动力和投资的动力是来自于阿布扎比。在这个地区我们怎么利用好中东的国际金融中心,好的项目,不管是短期的、长期的,商业的还是政府的,公共的还是私人的,有没有在这个地区找到一种长期的融资模式,我叫做“一带一路”中东北非的投融资模式。

  我们经济走出去,产能走出去,产融在海外结合,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它会产生一个好的后果,就是人民币国际化。官方的说法是人民币的使用。人民币在香港离岸中心,在伦敦的离岸中心发展的很好,在中东怎么发展?我们在中东进口1/3的石油,往22个阿拉伯国家的国际贸易,60%是通过阿联酋转口。

  中东连接非洲和亚太,在这个地区这么大的贸易量和投资量,中国的国企和民企在主导着这股往外走的洪流。特别是中阿现在已经成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前提下,我们有没有可能在金融往来的基础上考虑人民币的国际化,你的投资有没有可能考虑使用人民币。当然这个地区最关键是大宗货品交易,石油的交易有没有可能人民币,有没有可能人民币计价、人民币交易。人民币国际化赋能是金融机构拓宽北非、中东发展的关键。

  反过来看北京、看中国,甚至石景山区特别好的银保园区,很像我们那边的发展。我们需要在深层机制上做思考,然后再通过不同类型的企业看他能够做什么,然后逐步实现。“一带一路”中东北非地区投融资机制既需要政府,也需要企业不同层面的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也是如此。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一直在跟中国推一带一路国际金融所,这个地区有投资者,也有投资企业,但是没有国际化的交易所。之前国际化的交易所并不成功,有没有可能借助中国的流动性,借助中国广阔的投资市场,甚至有可能资本市场互联机制下双方流动性的打通,实现在这儿做一个“一带一路”国际交易所,为我们希望在这个地区进行融资、进行投资的企业寻找他融资和退出的一个很好的平台。长远来看,我们能不能进入大宗商品领域,把人民币国际化的元素吸纳进来。

  未来我们特别希望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能够推动阿联酋—中东、北非的企业进入中国、进入首都,比如进入石景山区的银保产业园。我们也希望阿布扎比能够整合全球的国际金融中心,欧洲有伦敦、法兰克福、苏黎士,亚太这边已经有香港、新加坡、日本了。全球8—10个国际金融中心之间能不能持续联动,持续的向资本市场推动中国最好的可投资地区的最具潜力的投资标的,以及这些企业有没有可能在市场上发行成本最低、最高效的金融产品,形成海外产业和金融的融合,产融的结合。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是阿联酋,也是中东北非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进入中国的监管机构。我们的主管机关是人民银行。我们在过去2年时间里,跟在座的各位领导和机构一直在保持着合作,特别是在北京市金融局的支持下,我们做了很多具体的工作。我们也特别希望未来能跟大家一起携手,共同通过具体的项目落地,通过具体投资的落地,通过具体融资的实现,海外的拓展,来实现中阿两国之间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继续的提升,争取达成更多的成果,争取在中东这个地方有一个开放的国际金融中心,源源不断为中国的海外经济发展和投融资提供这么一个场所和营商环境。同时也希望借我们的平台,把石景山、北京、中国更多企业好的东西推广到中东,推广到阿联酋去。谢谢大家!


你正在看傅诚刚:中国金融业的发展的关键是国际合作的深度
如果你对《李河君被限制出境》话题感兴趣!可以搜索一下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