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平台,配资炒股,配资公司,配资网,黄金配资,在线配资平台,配资服务,配资盘,股票配资门户!

全国36城居民通勤画像出炉!这10个城市幸福感最强

2020-05-26 18:00:58 围观 :

  有一种遥远,叫做家与公司的距离。无论你选择公共交通、自驾、打车、骑车还是步行,都免不了经受日常通勤之苦。越大越发达的城市,面临长距离通勤和交通拥堵等问题的挑战就越大。

  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交通基础设施监测与治理实验室、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百度地图慧眼发布了《2020年度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报告选取了36个中国主要城市,从6大方面描绘了一幅完整的城市通勤画像。到底哪些城市平均通勤距离最远?哪些城市公共交通服务能力最强?哪些城市居民通勤幸福感最强?搜狐城市带你来梳理一下。

  北京平均通勤距离最远

  通勤距离是指家到就业地的距离。平均通勤距离越大,意味着居民通勤成本越高,城市就需要更高效的交通系统支撑。

  全国36个主要城市中,北京是唯一一个平均通勤距离超过10公里的城市,达到了11.1公里,明显超出了并列第二名的上海、成都和重庆,比同为一线城市的深圳多了3公里。此外,西宁、广州、银川、长沙、南京和天津平均通勤距离均达到或超过了8.5公里,跻身通勤距离最远前10城。其中西宁和银川两个城市排名较高,更多是由于它们的职住分离度较高,这一点在之后的数据中详谈。

  与它们相反的,是拉萨、呼和浩特、宁波、南宁、福州、太原、乌鲁木齐、南昌、海口和厦门,这10城平均通勤距离最近,仅在6-7公里左右,居民通勤的幸福感相对较高。

  另一项与通勤距离、通勤幸福感有关的指标是5公里通勤比重。它是指在距离工作地点5公里内职住,平时可采用步行、自行车等非机动车方式上班的通勤人口比重。这项比重越高,说明城市能够就近职住、绿色出行,拥有幸福通勤体验的人口比重就越高。

  全国36个主要城市中,5公里通勤比重最高的是平均通勤距离最短的拉萨,比重高达67%;比重最低的是平均通勤距离最长的北京,仅有38%。成都、上海、重庆、南京5公里通勤比重均不足50%,与北京一起成为拥有幸福通勤体验人口比重最少的城市。兰州、海口、福州、宁波和厦门5公里通勤比重达到或超过60%,与拉萨一起成为拥有幸福通勤体验人口比重最多的城市。

  广州深圳公共交通服务最强

  说完通勤距离,我们再来看看主要城市的公共交通服务。公共交通服务主要包括两项,即1公里轨道覆盖通勤比重和45分钟公交服务能力。

  1公里轨道覆盖通勤比重,即家和就业地两端均在轨道站点1千米覆盖范围的通勤人口比重,可以有效体现轨道线网与职住空间组织的匹配度。轨道站点1千米半径覆盖通勤比重越高,说明轨道对职住空间支撑作用越好。

  在全国36个主要城市中,共有31城开通了轨道交通,太原、银川、西宁、海口和拉萨暂时还未开通。截至2019年底,31城轨交里程数排名前五的城市分别为上海、北京、广州、成都和南京,里程数最短的五个城市分别为呼和浩特、乌鲁木齐、哈尔滨、贵阳和石家庄。

  总体来看,这31个城市1公里轨道交通覆盖通勤比重与轨道线网规模大致相关。广州1公里轨道交通覆盖通勤比重最高,达到37%;武汉、上海、成都、深圳紧随其后。济南1公里轨道交通覆盖通勤比重最低,仅有1%;轨交里程数同样较少的哈尔滨、呼和浩特、乌鲁木齐和贵阳也排在倒数五名内。

  公共交通对于高密度城市的通勤出行具有不可替代的支持作用。45分钟内能够通过轨道、地面公交等公交方式通勤的人口比重,是城市的公交通勤服务能力的测度,反应了公交系统与职住空间的契合程度。一般来说,45分钟公交服务能力比重越高,说明公交系统对城市通勤的保障越好。

  在全国36个主要城市中,深圳是45分钟公交服务能力最强的城市,占比高达57%;平均通勤距离较近的拉萨、海口、厦门、福州、兰州、宁波,以及1公里轨道交通覆盖通勤比重较高的广州和南宁,45分钟公交服务能力也比较强。

  而平均通勤距离最远的北京,在45分钟公交服务能力这项指标中惨遭垫底。同样距离较远的上海、成都、重庆,和1公里轨道交通覆盖较差的沈阳、长春、石家庄、乌鲁木齐、呼和浩特,45分钟公交服务能力均比较弱。

  北京深圳重庆通勤半径最长

  除了通勤时间以及公共交通覆盖两方面以外,《2020年度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还发布了城区通勤空间半径和职住分离度两项指标。

  所谓通勤空间半径,就是城市通勤范围的测度。《报告》构建了覆盖90%中心城区通勤人口的空间椭圆,以椭圆长轴半径定义为通勤空间半径,体现城市需要交通服务支撑的空间尺度。通勤空间半径越大,说明城市通勤紧密联系的空间范围越大。

  部分城市通勤空间半径图。图/《2020年度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

  全国36个主要城市中,北京、深圳、重庆的通勤空间半径达到40公里,基本上达到了目前交通系统支撑下主要城市的最大通勤半径。天津、大连、杭州、哈尔滨、广州、宁波、济南、南京和沈阳通勤空间半径也超过了30公里,城市通勤紧密联系的空间范围较大。而拉萨、呼和浩特、南宁、海口、南昌、福州、合肥、太原和青岛通勤空间半径不超过25公里,城市通勤紧密联系的空间范围较小。

  职住分离度是供给角度职住空间布局平衡的测度,定义为在现有职住布局条件下,不考虑就业岗位差异,通过交换就业地能够实现的理论最小通勤距离,可理解为多远可以找到一份工作。职住分离度越小,说明城市职住空间投放的平衡性越好。

  全国36个主要城市中,职住分离度从2.1公里到6.6公里不等,呈现出较大范围的波动。北京职住分离度最高,达到6.6公里;银川、西宁、石家庄紧随其后,职住分离度都超过了5公里,这也是它们平均通勤距离较远的一个原因。厦门职住分离度最低,仅有2.1公里,福州、昆明、宁波、大连和深圳职住分离度也仅有2.5公里,理论上来讲通勤幸福感较高。

  如果我们把以上6项指标,分别按照通勤幸福程度的高低,按照1-36的分数值来计算,可以得出通勤幸福感最强的10个城市分别为福州、南宁、拉萨、厦门、海口、南昌、宁波、昆明、深圳以及呼和浩特,通勤幸福感最弱的10个城市则为北京、重庆、上海、成都、银川、石家庄、南京、济南、西宁和长春。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长距离通勤和交通拥堵等城市病问题已经愈发严重。幸福感和宜居程度说起来有些虚无缥缈,却在这些不起眼的日常中时刻发挥着影响,左右着人们在城市中辗转的脚步。如何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塑造一个宜居的生活工作环境,将成为各大城市发展面临的一个长期议题。

  文/搜狐城市王春艳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