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平台,配资炒股,配资公司,配资网,黄金配资,在线配资平台,配资服务,配资盘,股票配资门户!

张丽平:总体上我国加入CPTPP金融领域开放难度不大

2020-10-13 12:01:21 围观 :

  我主要从CPTPP框架下金融开放的角度谈几点看法。

  第一,我们比较了CPTPP金融开放的文本和我国签订的双边FTA文本,发现CPTPP框架下金融开放有四个特点:一是开放标准更高,包括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棘轮机制等规则的适用。二是涉及的义务更明了,除了市场准入、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高管和董事会的义务以外,对跨境金融服务提供做了更明确的规定。WTO框架下服务贸易四种方式中除了商业存在以外的所有方式都归到这一类。三是适用范围更广,主要是对公共实体的定义。CPTPP将公共实体定义为一缔约方的中央银行或货币管理机构,或由一缔约方拥有或控制的任何金融机构,而其他协议对公共实体的标准还包括“为政府目的执行政府职能或非商业性”。四是操作性更强,除了设立金融服务委员会外,还对新金融业务、例外、磋商、争端解决、金融服务的投资争端等进行了更加明确的规定。

  第二,对11个成员国的负面清单梳理了以后,我有三个方面的观察。

  一是负面清单长短不一,横向比较而言并不是越短越开放。我们一般认为负面清单越短越开放,对一个国家而言,从纵向来说这个结论没有问题,但是横向来比,并非如此。在CPTPP成员国中,负面清单最短的是日本,只有3项;最长的是新加坡,有25项。我们不能说新加坡金融开放程度低。新加坡是靠开放来整合国际金融资源从而形成国际金融中心的。

  二是整体上,所涉义务里对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的保留明显高于其他义务。虽然我们提到高水平的开放,多数会提到准入前国民待遇、市场准入更大范围开放,但是实践中,CPTPP成员国依然更倾向于将这两项义务列入负面清单。

  三是从行业来看,各国侧重点不同。我本来是想研究一下各成员在行业保留义务方面有没有规律,是否以保护弱势行业为主。研究后发现并没有什么明显规律。以日本和新加坡为例,日本三项保留中有两项跟保险相关,而保险恰恰在日本金融领域是比较有优势的。日本列入2020年世界财富500强的11个金融机构里有8个是保险公司。而新加坡25项保留中有8项专门针对银行,如果加上6项覆盖所有行业的话,共有14项涉及银行业的保留,其中很多是针对外资银行的限制,包括不再向外资银行发放新的全业务银行许可证,外国银行只能在一地开展业务,不能设立银行外部的自动柜员机,也不能设立自动柜员机网络或在销售点通过电子资金转账系统提供借记服务;外国银行申请提供补充退休计划账户和中央公积金投资账户服务的资质要求,等等。前面提到新加坡是整合全球资源来强化其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似乎不应过多保留对外资银行的限制。所以我个人认为在行业方面各国都是结合自己的国情在制定负面清单的,不一定是保护优势,也不一定是保护弱势,根据国家利益,需要什么就列什么。

  最后,就金融领域而言,我国加入CPTPP的难点是非常突出的。这个难点就是公共实体问题,这与之前各位专家提到的国有企业难点类似。在金融领域公共实体标准泛化后,即便是商业化、市场化运作的国有金融机构也会被覆盖到。由于国有金融机构还肩负很多国家政策落实任务,有些东西可能就会被纳入补贴、纳入被限制范畴。

  虽有难点,但是总体上我国加入CPTPP金融领域开放难度不大。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目前金融开放要好于其他领域。金融开放本身就符合国家扩大开放的大趋势,很多开放政策不断出台。二是与加入WTO时候相比,现在国内政策与开放要求之间的差距小得多。在加入WTO之前,很多机构都在研究加入WTO可能带来的冲击,当时对“狼来了”的担心居多,可是现在谈CPTPP大家基本没有恐慌情绪。三是在开放管理方面我们积累了长足的经验,尤其是负面清单的试点和推广。另外,因为金融开放跟金融风险密切相关,我们在金融风险防控方面也有了长足进步。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张丽平 本文是在博智宏观论坛月度研判例会上的发言)

  (责任编辑:马常艳)

推荐文章